无语

想到用anki辅助记忆五笔字根,在百度里以“anki+五笔”为关键词搜索,排第一的是科学网的一个博客,博主分享了他制作的卡片,但是要密码。

密码竟然是“熵”的英文名称“entropy”。

呕吐

昨天晚上吃火锅竟然吐了🤮。可能的原因有:呆在家里的这段时间吃火锅次数太多了;当时电视上播放的是bilibili的制墨的纪录片,墨水是用各种油燃烧的烟为原料制成的,油看起来很恶心,因此而反胃。

五笔练习 杰克的圣诞橘子

在10年前,我也是这样,缓慢地敲打着键盘。不同的是,那时我是在练习拼音,今天我是在练习五笔。10年啊。

9岁的杰克有一头乱七八糟的褐色头发和一双明亮的蓝眼睛。杰克从记事起就一直住在孤儿院里,那里只有10个孩子,杰克是其中之一。孤儿院里的物资非常匮乏,唯一的经济来源和物资就是居民们的募捐。

圣诞节是一年中唯一能提供这样一种精美食品的时候,每一个孩子都会把它当做宝物一样看待。好像在这个世界上,再也没有什么食物比它更好吃了,他们用手抚摸着它,一边赞美它,一边慢慢地享受它那酸甜的汁水。真的,这是每一个孤儿的圣诞之光和他们所得到的最好的礼物。因此,可以想像得出,当杰克收到他的橘子时,将会感到多么巨大的喜悦啊!

可是,在圣诞节的前一天,杰克不知道从哪里踩了一鞋子的湿泥土,他从孤儿院的前门走进去,在新铺的地毯上留下了一长串带着湿泥痕迹的脚印。等他发觉的时候已经太晚了。惩罚是不可避免的,而惩罚的内容却是:杰克将得不到他的圣诞橘子!

杰克含着泪恳求原谅,并且许诺以后不会把泥土带进孤儿院来,但是没有什么用。那天夜里,杰克趴在他的枕头上哭了一夜。

……

当杰克从地上站起来,爬回到他的床上时,一只柔软的手摸了摸他的肩膀。他吃了一惊,接着,一个东西放在了他的双手上。然后,给他东西的那个人什么也没说,就悄无声息地离开了房间,把不知所措的杰克一个人留在黑暗里。至于那个人放在他手里的究竟是什么东西,他也不知道。

杰克把手里的东西举到眼前,就着昏暗的灯光,看到它好像是一个橘子,不过,它不是一个又光又滑又闪亮的橘子,而是一个特殊的橘子。在一个用碎片补缀在一起的空壳里,有9片大小不一的橘子瓣儿,那是为杰克做成的一只完整的橘子!是孤儿院里的其他9个孩子从他们自己珍贵的几瓣橘子中每人捐出了一瓣,组成的一只完整的送给杰克做圣诞礼物的橘子。

捧着那个橘子,杰克哭了。那是他收到的最漂亮的圣诞橘子!

我更不可能叫醒一个不知道自己是醒着还是睡着的人

两年前我在知乎写了一篇文章,证明1=0.99…。这个问题难道还有什么讨论的意义吗??肯定有的。但是也肯定不像那篇文章里的某些评论那样讨论啊。

有些人就是闲得。没有敬畏之心。谁给的勇气去“随随便便”质疑一个“共识”的??谁给的勇气去用那样的语气说话的??谁给的勇气去以“外行人”的身份质疑“内行人”的??这更暴露了其无知。

今天登录知乎发现两天前又有一条评论来“好心”为我指明错误。真的按捺不住继续怼的冲动(以与其相同的语气去指明他(加重音符号)的错误),在博客里写下这篇文章后,感觉好些了。不能写在知乎里,不然可能会被某些人跟狗皮膏药似的黏着。

可能在一些人看来,我也是无知的。我给自己的定位是“做一个普通人”(但不是那种浑浑噩噩地活着的人),尽可能保持对未知的兴趣、清醒地活着。

我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,更不可能叫醒一个不知道自己是醒着还是睡着的人(更不可能叫醒一个连自己的状态都认识不清楚的人)。

在最后,对无意间看到这篇文章的你,我想说,这是我的博客,这里的文字确实是我的态度(博客被黑除外),我对我说过的话负责。